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读者园地 > 活动通告 >

阅读时光,遇见心灵的旅行!

2018-11-12 16:17:15   作者:濮兴江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
      阅读,让我们超越时空,与智者进行心灵对话,或心有灵犀,或余音绕梁,或翩然沉醉,或心旷神怡,或豁然开朗,或酣畅淋漓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 
      老家在腾冲北部的高黎贡山下,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农村的物质生活极为匮乏,精神生活就更不用说了。那时候,父亲在界头教书,母亲在东门纸厂工作。父母的房间是新式布置——里间是卧室,外间是书房。书房中靠墙一面摆放着的是老祖、爷爷、父亲三代人的书柜。四岁的我曾认真地对父亲说,等我长大了,也要为我做一个大大的书柜,我要放多多的书。那时候,父亲为我征订的书籍有《幼儿智力世界》、《幼儿画报》等。常常,在夕阳西斜的午后,我依偎在父母的怀抱里,静静地倾听父亲或母亲一字一句的温暖诵读。姑妈有三个孩子,大表哥和二表哥都喜欢阅读,表妹是“刁蛮公主”。他们每次来我家就往书房钻,我和表妹虽不识字,却也会学着两个哥哥的样子去翻翻书,看看图,偶尔也缠着他们给我念老祖写在宣纸上的毛笔字……
      十岁的时候,我到父亲任教的学校就读五年级。平日里,父亲喜欢阅读历史书籍,他开始为我讲述滇西抗战那段血与火的悲壮故事,那段荡气回肠的史诗,以及极边之地的家国情怀。
      再后来,我开始读《红楼梦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;读《飘》、《傲慢与偏见》、《羊脂球》;读《围城》、《季羡林散文》、《洗澡》;读《茶经》、《菜根谭》、《小窗幽记》……
      最爱季老先生“真”与“朴”的散文风格。 在《八十述怀》中,季老先生写道:“在这一条十分漫长的路上,我走过阳关大道,也走过独木小桥。路旁有深山大泽,也有平坡宜人;有杏花春雨,也有塞北秋风;有山重水复,也有柳暗花明;有迷途知返,也有绝处逢生。路太长了,时间太长了,影子太多了,回忆太重了。我真正感觉到,我负担不了,也忍受不了,我想摆脱掉这一切,还我一个自由自在身。”《马缨花》里,作者感叹:“然而,今天摆在我眼前的这些马缨花,却仿佛总是在光天化日之下。即使是在黄昏时候,在深夜里,我看到它们,它们也仿佛是生气勃勃,同浴在阳光里一样。它们仿佛想同灯光竞赛,同明月争辉。同我回忆里那些马缨花比起来,一个是照相的底片,一个是洗好的照片;一个是影,一个是光。影中的马缨花也许是值得留恋的,但是光中的马缨花不是更可爱吗?”
      诗人北岛在《城门开》中说:“读书来自生命中某种神秘的动力,与现实利益无关。而阅读经验如一路灯光,照亮人生黑暗,黑暗尽头是一豆烛火,即读书的起点。” 三毛在《送你一匹马》里说:“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,许多时候,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,不复记忆,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。在气质里,在谈吐上,在胸襟的无涯,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。
      有时想想,做一个读书人何其幸福!在这个世界里,与每一本书的相遇,与每一位大师的相遇,都是一次心灵的旅行。阅读,让我们遇见更好的自己,让人生更加精彩,让生活更加美好。让我们都热爱阅读,都做世间的“幸福人”吧!

 
数字资源